cases案例分享
為什麼兄弟姊妹只有我有?

小郁在我們工作團隊中一直是個個性開朗的好夥伴,常常聽到她的學姊跟我說會有個學妹來找我,需要我好好照顧,我想應該是有咬合上的困難,要來動大刀了吧!『只有戴上口罩,我才能比較有自信跟人家對話,在工作場域中,甚至是下班後,總是無法在認識的人面前取下口罩,讓他人看到最真的自己』,她是這樣說地。確實是,甚至進到我的診間,小郁一直矜持著口罩不離臉面,直到我們談到:小郁,可以讓我診視你的臉嗎?此時,她才移走那沉重的防護罩,原始地呈現最真實的自己—上暴下暴加上嚴重戽斗開咬。多年來的經驗告訴我,患者移走這個保護傘的當下,其實在她的心裡面,已經將期望都寄託在你身上了!

聽完了小郁陳訴著生活上的不方便,再問到有沒有兄弟姊妹跟你有一樣的狀況,即便她笑著回答沒有,但心裡是很孤獨的。問著她:妳最在意的是什麼?她說夢想著跟著一般人正常的咬合,正常的咬合就好!但整形外科魂上身的我,能給的完全不保留,能做的完美則全力實現!

經過幾回的手術前討論、手術模擬的解釋、信任與付託,我們一起完成了這個圓滿的任務。

 

患者心得分享

1.想做正顎手術已經很久了,我是小學六年級知道我有厚道,那時候媽媽帶我去問過牙科醫師,記得當時醫生說建議要等18歲後骨骼發育成熟後動刀,當時還沒那麼在乎厚道,是後來一直到高中大學,發現側臉跟其他人不同,看起來很月亮、不笑的時候很像在生氣。努力微笑看起還是完全沒笑容、而且感覺看起來像是生氣(常常被誤會,會被問是不是不開心還是在生氣什麼)、大笑牙齒很亂,牙齦也露出來很明顯,一定要用手遮住嘴巴大笑,不然一定會嚇到其他人,越來越在意外表,也發現吃東西都沒辦法用門牙咬斷食物, 像吃麵一定會捲成一小捲然後一口氣放嘴巴。吃漢堡、三明治類的食物,一咬肉片或蔬菜要不斷,會整個抽起來諸如此類的。大二的時候也做過很多功課,也問過醫院醫生, 但後來媽媽不支持就等到畢業後兩年也說服家人才完成。最想改善下巴,覺得下巴好長,牙齒很亂,也希望笑的時候不要這麼可怕, 希望可以被看見我其實是很愛笑的女孩,然後可以正常吃東西。找周醫生是我們單位很照顧我,很資深的學姐介紹給我認識的,因為很相信學姐,所以也很相信周醫生,也常常聽到周醫生的風評都很好,是病如親、非常認真、善良親切醫生,第一次見到周醫生也覺得如此,所以交給周醫生非常放心。

2.我本身是護理師,照顧過術前術後的病人,送刀、備刀、接刀,完全不陌生,雖然是第一次陌生的體驗,但都知道會做哪些事情完全不緊張,周醫生還有護理師也都會在術前解釋周全,尤其在手術當天,要入手術房的時候,應該會是最緊張的時候,因為我期待的也等好久的這天終於到了,但我非常意外的平靜,護理師、麻醉護理師醫生、執刀醫師都會來再次和病人確認開刀部位、名字,非常完整的解釋等一下如何麻醉,麻醉完會回病房等等,很放心。 術後一回來病房,只覺得好累,嘴巴好乾,身體完全沒力氣,慢慢恢復體力看見鏡子的我,覺得好陌生!眼睛變得好漂亮,下巴變小好多,真的認不出自己了,術後一週臉因為腫脹的關係,一直都是圓圓臉,以前都是瘦長,真的有些不習慣跟難以接受嘴邊這麼多肉肉,但慢慢消腫後比較可以接受,最滿意的是側臉!變得好漂亮,是夢寐以求的側臉,終於可以把頭髮全部綁起來不會害羞。術後兩個禮拜多,看鏡子還是會不習慣,但總會對鏡子說,嗨新的千郁,還在努力習慣全心的自己。

3. 要做手術建議要得到家裡的支持,我覺得有家裡的支持真的很重要,不管是身體上的照顧,還是心理上的支持,都會比一個人來的更有力量,真的是需要家人的,加油術後才是辛苦的時候,建議要有果汁機在家,他是代替你牙齒的好夥伴。 真的想做這個手術的朋友,也一定深思熟慮之後才決定的,可能這過程中有很多人會說這個手術如何如何,但我覺得不要在意其他人怎麼說,畢竟臉是自己的,別人可能會說,你現在沒有不好啊,很漂亮啊,但他們真的知道不方便在哪裡, 他們也不知道厚道常常會被誤會不笑的,還是只有自己知道,加油加油未來要開刀的朋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