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ses案例分享
別再注視我的下巴

跟我同樣是彰化鄉親的小慧,來到我的門診,是由爸爸、媽媽一起帶來的,其實爸爸看起來很飛遜,綁著一頭小馬尾,也很健談。但小慧坐在我面前時,還是會有芥蒂,無法自然地訴說他的主訴給我聽。我心裡清楚來的主因,很明顯是因為嚴重的戽斗,加上極大的開咬,導致她說話不清楚,每每都需要很用力地緊閉上下唇,來掩飾開咬的不自在。我相信她已經搜尋過網路上人家的經驗分享而來的,即便是這樣,我們的初次見面,她還是害羞放不開,漸漸地小慧訴說著“她下巴的故事”,雖然伴隨著微笑,但眼神看得出這個跟隨著她生長的萬惡下顎骨,巴不得立即消失在她的面前。

她說:”意識到自己戽斗大約是國小五年級,家人都說戽斗會很有錢,小時候不懂事聽了還很得意呢~國中時被取了各種綽號,有的人還會故意把下巴凸出來模仿,最在意的是與人面對面說話時對方都把專注度放在我的下巴,讓我感到很不自在。但隨著時間一久,也慢慢釋懷了。之後發現自己沒辦法好好吃東西,不能用牙齒切斷食物,只能用舌頭和上顎頂著再用手把食物扯斷(吃三明治漢堡會把整片肉和生菜拉出來QQ),更不用說影想我的睡眠品質以及咬字發音。”

我想小慧的故事,存在著功能上進食和發音咬字的困難,更有著外在美觀上生長過程中遭受霸凌的心理影響。